“朴”雕塑展学术观感

“朴”雕塑展学术观感

唐尧(《中国雕塑》副主编 策展人):
潘松的《朴》系列,对他而言,是一个全新的方向,是走向一个更语言本体、更结构化的方向,更强调的是一种结构关系和空间语言,并通过塑造的肌理,把这种空间语言带入了一个时间的范畴。《朴》系列有一个重要的东西,就是这个语境来源于中国传统的榫接和斗拱的建筑语言,它在一个非常稳定的、恒久的结构当中,产生意想不到的对比和变化。我觉得《朴》系列让你爆发出很大的创作能量,也可以向着一个更为广阔的方向去展开,这种展开的可能性实际上还有很多。

吴洪亮(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
潘松从建筑体里头生发出这种信息或者说这种灵感,熔化成一个雕塑的过程,其实是把建筑中的这种力量重新做解读的,这组作品观者会感受到它有很强的质量感,因为它的厚度足够厚了,而且在整体厚度之外,我们再看整体的空间,这种空间的质量感受。此外,潘松也注意到了细节,还有就是拥有很强烈的东方审美的意识,他的“朴”系列,追的是汉唐,在追中国文人意识之前的部分,还有一些原始、野性的热情,一些包容的胸怀,一些雄浑的力量感。

殷双喜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雕塑》主编、理论家):
近年来,潘松的雕塑创作,除了延续并丰富《霓裳》系列之外,更向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深处探寻,创作了《朴》的系列作品,正如老子《道德经》中所说的“见素抱朴”,佳质深藏,光华内敛,本自天成,比喻自然质朴的存在,这也正是《朴》系列的思想源泉,表现了一种高瞻远瞩的艺术视野与文化理想。潘松的作品让我欣喜地看到,“70后”艺术家正在将目光转向中国历史与文化的深处,感受我们的先人那种与天地同在的精神气质,这是一种超越现实物质欲望,与大自然更为和谐一体的精神境界。潘松在创作中极力感受这种“古韵”,进而体会内化的精神升华与玄静神秘的美学境界。我对于潘松已经取得的雕塑成绩十分赞赏,对于他的未来创作充满好奇,期待潘松在时尚与流行中坚守人文理想,超越现实的束缚,以更多充满创意的雕塑作品表达自己对于当代性的思考,参与中国雕塑的现代转型。

孙振华 (深圳雕塑院院长、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理论家):
“朴”是从雕塑的经典形态中的出走,来到一个抽象的世界,在一个更具有物质实体性的世界里,通过几何化的形体,来展现另外内容。潘松通过自己独特的制作工艺,将古代建筑语言转化后,进行了户外空间的尝试,收到了不错的效果。这种效果是可以预料到的。试想,经历了几千年的风雨,这种形式样式已经内化成为稳定的中华民族文化心理结构的组成部分,将它们的局部加以变形,进行雕塑形态的转化,自然会成为大气、凝重、沉雄,为人们喜闻乐见的空间构筑。对潘松这样一直钟情于传统艺术的雕塑家而言,这既是一条回家的路,更是一条创新的路。

余丁(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硕士生导师、理论家):
潘松从自己的创作本身的一些想法出发,能够做这么多探索,能够做这么多作品,我觉得是难能可贵的。从潘松的作品可以看出,他试图从整个日常化的城市雕塑的这样一个思路中寻找到自己的语言,从中国的传统的文字和中国的建筑榫卯结构出发,形成了一种平面、空间相结合的一种方式,我觉得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思路。把文字的感觉与建筑的结构结合,这是一个新的探索,这两者之间的结合呢,它需要有一个桥梁,就是说它两者之间需要有一个结合点,我觉得在潘松的某些作品中结合的非常好。

如果还有一些什么建议的话呢,给两个建议吧。第一个建议是:更加逃离对公共艺术、城市雕塑语言的依赖。第二个就是,形成自己更加独特的、个性化的表达。

孙伟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中央美院雕塑研究所所长):
潘松的作品,我觉得他试图在找东方的造型符号,这是非常好的开端,在情感的表达上,是对的现代,把东方那种传统的东西能够融合进去,显得相当特别,我希望他继续往前走,再去往里面找,在想象的空间里去做更精髓的东西,定会特别使人激动。

于洋(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教授、博士):
我觉得潘松的这一系列的新的作品,对我国的文化资源,进行了一些有效地整合。他从中国书画的笔墨的质感和量感里找到了一种造型性,而且这里面他又加入了一些“触觉的”东西。这是一个很新颖的一个课题,从某一个角度来讲也丰富了中国书法这种当代阐述的一个意义。另外,他在建筑的结构,包括屋顶、榫卯结构、廊柱这样一些结构里面发现了能够被雕塑采撷的一些资源。在这里面,除了一个体量的一个比例的问题之外,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就是,我们在看到这些雕塑的时候会发现它的这种奇妙的一种造型性,这种造型性它背后的,就是它渗透出来的那种或者是朴拙的、或者是粗粝的、或者是很简单、直率,但是充满了一种蛮荒味道的这么一种意境,我觉得可以用“意境”这个词,用在他的雕塑里面。

从潘松的这些作品里我们可以看到,他的这种造型性,实际上,一部分挖掘了书法里面的这种造型性。另一部分呢,他把书法的方块字,引入到一个三维空间里面,可以四面去看,包括可以去触摸,所以,无论是在这样一个观念上,还是从对于书法深入的发现和发掘上,潘松的雕塑开创了一种新的领域、或者是开创了一种新的样式。

陈辉 (清华美院雕塑系副教授):
这批作品其实跟他的以前的《威风大鼓》那一时期的那个风格还是可以说是连贯在一块的,我觉得他找到了自己的契合点。他把这种淳朴的构建造型加注了一些自己的元素和一些细节,所以表现出来他的雕塑不单单有这种结构感、厚重感,还有他的一种深度,材料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今天的展览题目叫《朴》,我觉得是恰到好处,就体现了他对厚重的感觉、对一种中国的风格的一种追求。

邹锋(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
今天看到他的作品,总体的印象就是他是一个非常本色的一个雕塑家。他的东西跟他的成长环境和他从小受到的文化的影响和熏陶有密切的关联的,能看出来他在雕塑上的认真思考。我觉得潘松把书法里面那种凝神静气的、不断地把人的状态能调整到一种宁静的状态里的这样的东西,用到他的雕塑创作里面。这个“朴”是一个概念,是他的一种追求,不管是材质上的,语言上的,形式的,样态所呈现出来的东西,都是很朴实的东西。他的这种“朴”需要一种由内而外的,不断地把它还原、归一到一起的这么一种状况。

秦璞(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
潘松把中国传统的斗拱、构件,还有汉字甲骨文的这些东西,结合材料,结合当代意识进行揉和,我到觉得这是一个崭新的开端。用现代的意识重新解构,解构完了以后重新搭构,而且非常出色地运用了材料。有了这些综合因素,可能今后再往前发展的话,我想能有意想不到的东西。过去我们说,我们有些东西不是你想好了才做,是在做的过程中不断升华,所以你觉得有兴趣就继续往下做,我现在主张就是注重过程,这个过程很重要。

陈辉(清华美院教授):
潘松这么多年,他一个是为人,一个是他为学,也包括他自己的学术追求,还是逐渐的在按他自己的想法一直往前推进。实际上他每年都在做一些变化。但这种变化又不是一个脱节的变化,它是一个很循序渐进,很自然的一个对接。这么多年来他坚持的教艺术学生的艺术规律当中,他常常跟我说的就是:因材施教,注重特色。他这个点切入的非常对,他也是努力写正自己的艺术观,树立艺术作品独特的、与众不同的风格特点。

那么,今天看到的作品,给我的感觉呢,他是想用最本质最朴实的材料,还有历史回归的这种感觉,去反映当下人对于一种原生态的一种渴望与追求,和一种人的状态。而且,他的作品里头,也贵在的是能放也能收,这些都是很可贵的东西。

附件:潘松雕塑展新闻稿

潘松雕塑展——“朴”

2012年9月22日下午3点,由中国雕塑学会沙龙主办的潘松雕塑展——“朴”,在798艺术区中二街中国雕塑学会沙龙成功揭幕,展览共计展出了雕塑家潘松的“朴”系列作品20件,包括大型公共雕塑的模型。

潘松,中国雕塑学会艺术创作部部长,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

此次展览的策展人唐尧先生(《中国雕塑》副主编)认为,潘松的《朴》系列,对潘松而言,是一个全新的方向,是走向一个更语言本体、更结构化的方向,更强调的是一种结构关系和空间语言,并通过塑造的肌理,把这种空间语言带入了一个时间的范畴。

策展人、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先生讲到:潘松的“朴”系列,追的是汉唐,在追中国文人意识之前的部分,还有一些原始、野性的热情,一些包容的胸怀,一些雄浑的力量感。

孙振华先生(深圳雕塑院院长、中国雕塑学会副会长、理论家)在潘松雕塑解读中写到: 潘松的“朴”系列是从雕塑的经典形态中的出走,来到一个抽象的世界,在一个更具有物质实体性的世界里,通过几何化的形体,来展现另外内容。

殷双喜先生(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雕塑》主编 )作为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曾谈到“朴”:正如老子《道德经》中所说的“见素抱朴”,佳质深藏,光华内敛,本自天成,比喻自然质朴的存在,这也正是《朴》系列的思想源泉。

曾成钢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雕塑学会会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这样描述潘松的作品:在其作品中,使人感受到久违的汉唐之风扑面而来,传递着中国文化的生命精神与哲学思考。

此次展览吸引了众多艺术爱好者的关注。据悉,展览将持续到10月30日。

Comments are closed.